亞博BET

      您現在的位置:珠海市理工職業技術學校 >> 心理家園>> 心理百科>> 正文内容

      米爾格拉姆實驗:人們真的威武不能屈嗎?

      文章來源:華夏心理 發布時間:2013年10月23日 點擊數: 次 字體:

      心理導讀:米爾格拉姆實驗,又稱權力服從研究。實驗目的,爲了測試被試在遭遇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人性所能發揮的拒絕力量到底有多少。

        米爾格拉姆實驗(Milgram experiment),又稱權力服從研究(Obedience to Authority Study),是一個非常知名的針對社會心理學的科學實驗。

        實驗的概念最先開始于1963年,由耶魯大學心理學家 斯坦利·米爾格拉姆 在《變态心理學雜志》(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裏所發表的 Behavioral Study of Obedience 一文,稍後也在他于1974年出版的 Obedience to Authority : An Experimental View 裏所讨論。這個實驗的目的,是爲了測試受測者,在遭遇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人性所能發揮的拒絕力量到底有多少。

        實驗開始于1961年7月,也就是納粹黨徒 阿道夫·艾希曼 被抓回耶路撒冷審判,被判死刑後的一年。米爾格拉姆設計了這個實驗,便是爲了測試“艾希曼以及其他千百萬名參與了猶太人大屠殺的納粹追随者,有沒有可能隻是單純的服從了上級的命令呢?我們能稱呼他們爲大屠殺的兇手嗎?”(Milgram, 1974)

        米爾格拉姆在他的文章“服從的危險”(1974年)裏寫道:

        “在法律和哲學上有關“服從”的觀點是意義非常重大的,但他們很少談及人們在遇到實際情況時會采取怎樣的行動。我在耶魯大學設計了這個實驗,便是爲了測試一個普通的市民,隻因一位輔助實驗的科學家所下達的命令,而會願意在另一個人身上加諸多少的痛苦。當主導實驗的權威者命令參與者傷害另一個人,再加上參與者所聽到的痛苦尖叫聲,即使參與者受到如此強烈的道德不安,多數情況下權威者仍然得以繼續命令他。實驗顯示了成年人對于權力者有多麽大的服從意願,去做出幾乎任何尺度的行爲,而我們必須盡快對這種現象進行研究和解釋。”

        米爾格拉姆實驗方法

        實驗小組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并寄出許多廣告信,招募參與者前來耶魯大學協助實驗。實驗地點選在大學的老舊校區中的一間地下室,地下室有兩個以牆壁隔開的房間。廣告上說明實驗将進行約一小時,報酬是$4.50美元(大約爲2006年的$20美元)。參與者年齡從20歲至50歲不等,包含各種教育背景,從小學畢業至博士學位都有。

        參與者被告知這是一項關于“體罰對于學習行爲的效用”的實驗,并被告知自身将扮演“老師”的角色,以教導隔壁房間的另一位參與者——“學生”,然而學生事實上是由實驗人員所假冒的。

        參與者将被告知,他被随機挑選爲擔任“老師”,并獲得了一張“答案卷”。實驗小組向他說明隔壁被挑選爲“學生”的參與者也拿到了一張“題目卷”。但事實上兩張紙都是“答案卷”,而所有真正的參與者都是“老師”。“老師”和“學生”分處不同房間,他們不能看到對方,但能隔着牆壁以聲音互相溝通。有一位參與者甚至被事先告知隔壁參與者患有心髒疾病。

        “老師”被給予一具據稱從45伏特起跳的電擊控制器,控制器連結至一具發電機,并被告知這具控制器能使隔壁的“學生”受到電擊。“老師”所取得的答案卷上列出了一些搭配好的單字,而“老師”的任務便是教導隔壁的“學生”。老師會逐一朗讀這些單字配對給學生聽,朗讀完畢後老師會開始考試,每個單字配對會念出四個單字選項讓學生作答,學生會按下按鈕以指出正确答案。如果學生答對了,老師會繼續測驗其他單字。如果學生答錯了,老師會對學生施以電擊,每逢作答錯誤,電擊的伏特數也會随之提升。

        參與者将相信,學生每次作答錯誤會真的遭到電擊,但事實上并沒有電擊産生。在隔壁房間裏,由實驗人員所假冒的學生打開錄音機,錄音機會搭配着發電機的動作而播放預先錄制的尖叫聲,随着電擊伏特數提升也會有更爲驚人的尖叫聲。當伏特數提升到一定程度後,假冒的學生會開始敲打牆壁,而在敲打牆壁數次後則會開始抱怨他患有心髒疾病。接下來當伏特數繼續提升一定程度後,學生将會突然保持沉默,停止作答、并停止尖叫和其他反應。

        注:實驗者(E)(有時會是米爾格拉姆)命令“老師”(T)爲“學生”(L)給予“電擊”,扮演“老師”的參與者被告知這樣做真的會使“學生”遭受痛苦的電擊,但實際上“學生”是實驗的一名助手所扮演的。參與者相信“學生”每次回答錯誤都真的會遭受電擊,但其實并沒有真的進行電擊。在與參與者隔離以後,助手會設置一套錄音機,而該錄音機則由“老師”的“電擊産生器”所操控,并會根據電擊程度而播出不同預制錄音。

        實驗設計中被電壓“學生”的反應

        75V嘟囔

        120V痛叫

        150V說,他想退出試驗

        200V大叫:“血管裏的血都凍住了。”

        300V拒絕回答問題

        超過330V靜默

        到這時許多參與者都表現出希望暫停實驗以檢查學生的狀況。許多參與者在到達135伏特時暫停,并質疑這次實驗的目的。一些人在獲得了他們無須承擔任何責任的保證後繼續測驗。一些人則在聽到學生尖叫聲時有點緊張地笑了出來。

        若是參與者表示想要停止實驗時,實驗人員會依以下順序這樣子回複他:

        請繼續。

        這個實驗需要你繼續進行,請繼續。

        你繼續進行是必要的。

        你沒有選擇,你必須繼續。

        如果經過四次回複的慫恿後,參與者仍然希望停止,那實驗便會停止。否則,實驗将繼續進行,直到參與者施加的懲罰電流提升至最大的450伏特并持續三次後,實驗才會停止。

        米爾格拉姆實驗結果

        米爾格拉姆爲整個實驗過程和其結果錄制了紀錄片,紀錄片名便是服從,紀錄片的正版拷貝目前已經很難找到了。他接着與Harry From 制作了5部一系列受到這次實驗影響的社會心理學影片。這些影片都可以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媒體中心找到。

        在進行實驗之前,米爾格拉姆曾對他的心理學家同事們做了預測實驗結果的測驗,他們全都認爲隻有少數幾個人—10分之1甚至是隻有1%,會狠下心來繼續懲罰直到最大伏特數。

        結果在米爾格拉姆的第一次實驗中:

        1、百分之65(40人中超過27人)的參與者都達到了最大的450伏特懲罰—盡管他們都表現出不太舒服;

        2、每個人都在伏特數到達某種程度時暫停并質疑這項實驗,一些人甚至說他們想退回實驗的報酬。

        3、沒有參與者在到達300伏特之前堅持停止。

        後來米爾格拉姆自己以及許多全世界的心理學家也做了類似或有所差異的實驗,但都得到了類似的結果。爲了證實這項實驗,也有許多更改了架構的實驗産生。

        馬裏蘭大學巴爾的摩州立分校(University of Maryland Baltimore County)的Thomas Blass博士(也是米爾格拉姆的傳記—《電醒全世界的人》的作者)在重複進行了多次實驗後得出了整合分析(Meta-analysis)的結果,他發現無論實驗的時間和地點,每次實驗都有一定比率的參與者願意施加緻命的伏特數,約在61%至66%之間。

        對于實驗結束時的情況所知不多,依據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的回想,當時那些沒有達到最高伏特數的參與者卻也都沒有堅持這項實驗本身應該結束,也沒有至隔壁房間探視“學生”,離開時也都沒有詢問實驗人員的同意。

        對米爾格拉姆實驗的反應

        實驗本身受到了關于在科學實驗上的倫理質疑,因爲這項實驗對參與者施加了極度強烈的情感壓力(雖然這種壓力可以說是由他們本身自由操作所造成的),盡管這項實驗帶來了對人類心理學研究的寶貴發現,許多現在的科學家會将這類實驗視爲是違反實驗倫理的。

        米爾格拉姆則辯護道,之後的調查發現當時的參與者中有84%稱他們感覺“高興”或“非常高興”參與了這項實驗,15%參與者選擇中立态度(有92%的參與者做了事後的調查),之中許多人事後還向米爾格拉姆表達謝意。而且米爾格拉姆還不斷接到這些前參與者想要再次協助他進行實驗,甚至想加入他的研究團隊。

        六年後(也就是越戰規模最大的時期),其中一個前參與者與米爾格拉姆聯系,表示爲何他們會感覺“高興”參與了這項實驗:

        “1964年當我在進行實驗時,雖然我相信我是在傷害某個人,但我完全不曉得我爲什麽要這樣做。當人們根據他們自己所信仰的事物并順從的服從權力者行動時,很少人會意識到這點...請允許我這樣認爲,我被權力機關征召入伍,而這将會讓我做出一些連我自己都會害怕的壞事....如果我拒絕服兵役的良心申請(Conscientious Objector)不被權力機關所批準,我已經準備因此而去坐牢,這對我的良心而言是唯一的選擇。我唯一的希望,是我那些同樣被征召的夥伴們也能如此發揮他們的良心...”

        不過,實驗的經驗并不是對每個參與者都有終身的改變。許多參與者都沒有依據現代的實驗标準被告知細節,離去時的面談也顯示許多參與者看起來仍沒有理解到這項實驗的真實情況。

        實驗所引起最主要的評論不在于實驗方法的倫理争議,而在于實驗所代表的意義。一位在1961年的耶魯大學參與者在Jewish Currents 雜志上寫道,當他在擔任“老師”的中途想要停止時,便是懷疑到“整個實驗可能隻是設計好,爲了測試尋常美國民衆會不會遵從命令違背道德良心——如同德國人在納粹時期一樣”而這便是實驗的初衷之一。米爾格拉姆在他《服從的危險》一書中便稱:“我們所面臨的問題便是,我們在實驗室裏所制造的使人服從權力的環境,與我們所痛責的納粹時代之間有怎麽樣的關聯。”

      下一篇:沒有了!

      地址:廣東省珠海市九洲大道西3024號 郵編:519070 電話:0756-8654882

      報名咨詢:0756-8614785 就業咨詢:0756-8654783

      粵公網安備 44040202000547號

      版權所有:珠海市理工職業技術學校

      亞博BET ,